【注意】
※本故事為黑子籃球之同人
※配對為奇蹟世代全員→自創角色
歡樂向正常向腐向一次滿足(?
※角色形象可能有崩壞注意
※主軸→欺負黃瀨&全員惡搞路線
※背景是帝光時期→少許高中(預定)
以下正文

○○

「哈啊......幾點了?」

坐在電腦桌前的銀白碎髮少女伸了個懶腰,自言自語間瞥向螢幕右下角的時間,頓時一愣。

「要命啊!居然八點了?!」

少女霎時間發出了本能的咒罵聲,隨即便立即整裝、梳洗,速度之快可堪比軍人的三分鐘哪,接著隨手拿起一瓶「能量補給飲料」直奔出門。

「早知道昨天不要通宵看小說,開學前夕這樣子根本是找死嘛!」

少女邊責罵自己一邊穿梭於條條巷中,或許是太過專注於反省又或者是正好拿著鏡子在看自己的熊貓眼有多嚴重,因此她完全沒有注意到有個人影從十字路口左方晃了出來。

「哎呦!」「呃啊!」

兩人就這樣非常老梗式的硬生生撞成一團,少女甩了甩頭摸著撞疼的屁股抬頭看向幾秒前被自己撞倒的少年。

「抱歉我沒看到有人,我是『帝光中學』一年級生--黎霜,如果你的腦子有問題需要賠償再來找我,再見。」

非常沒誠意的發言就出自這名為黎霜的少女之口,且倉促說完之後就隨手拾起腳邊的書包,頭也不回的跑離了那個「案發現場」,至於坐在地上的金髮少年則略為錯愕的緩緩站起,目送少女離去的身影嘀咕著:

「帝光?那不是和我一樣嘛!黎霜噢......我腦子有問題?」

○○

啊咧?奇怪了,人怎麼這麼少,少到屈指可數的地步?

黎霜一臉納悶外加困惑的先看了看他的分班表才獨自走教室,抓了抓頭才看向自己手上的錶......

我靠!為啥才六點五十五?!我跑得那麼快是為了什麼啊真是的......阿咧?

黎霜無奈地把書包隨手放在靠窗的座位上,想著要用昨天放在書包裡的小說來打發時間,但是在打開書包的那一瞬間整個人都呆住了。
袋子裡一本書也沒有更是不會有名為小說這類東西,有的只有一個不屬於她的鉛筆盒以及其他怪東西而已。

「......我拿錯書包了嗎。」

她的內心此刻除了無奈還是無奈,甚至能看到其身後落下了一堆黑色不等長的線作為背景,可她的面部表情依舊是看不出任何思緒的面癱臉。無語看著那敞開許久的袋子,倏地想起了什麼般直奔出教室,沿路上東張西望的把目光全集中在地板上,彷彿是在尋找著某樣東西。過了沒多久之後她的頭便發出了很大的聲響,同時伴隨了強烈的劇痛。

「唔呃!」

由於太過專心在「看路」導致腦袋跟牆壁就這樣強有力地撞個正著,來了個令人不敢羨慕的親密接觸。

「挖咧個去啊......今天有這麼衰嘛?看錯時間、撞倒路人、跟牆相擁,再來還會有什麼挑戰嗎?」

黎霜揉著那紅腫的腦門自嘲地大喊著,就在此時突然聽到身後有某個傢伙正在偷笑。

「噗......哈......抱、抱歉,因為真的滿悲慘的所以忍不住就......」

扭頭一看就瞧到了個略為眼熟的金髮少年努力憋笑地站立在樓梯口。

「嘖!反正又不是第一次。」

嘴上雖然這麼說,不過其實她早就痛到快死了。

「啊正好,喂!書包交出來,上面有不能遺失的東西。」

黎霜用那沒表情的臉看著少年,原本在揉著頭的手也一副理所當然般地伸了出來,實在不忍說這畫面簡直像是哪個黑道老大在討債一樣。

「重要的東西是?」

分明不想理會那個問句的黎霜直接一個箭步上前搶過屬於她的書包,並簡潔有力說了個字:

「弱!」

少年呆愣了幾秒就開始做出哭泣擦淚水的動作:
「太過分了啦!」

「欸!哭個屁啊!你老兄就算哭成乾老娘也不會心疼,省省吧你!」

少年對於這意外的話語愣了一愣......

好狠啊!!同學你性別真的是女的嗎?一般不是會有點同情之類的嘛

停下假哭的動作,少年搔了下他那頭金閃閃的頭毛,些許無奈的看著少女。

「我說黎同學......」
「怎樣?」

少女回過頭以非常明顯在說著『老娘沒耐心陪你耗,有屁快放沒事快滾』的表情給予回應。

「我是黃瀨涼太,能別叫我『喂』或是『欸』嗎?」
「所以你為了這種事叫住我?」
「那個,我的東西可以給我嗎?」

黃瀨邊說邊展現出他的招牌笑容,可惜某女的反應非常之怪,一點也不像是普遍遇到的那種會被自己的帥勁俘虜的女孩。

「你看我現在手上有東西嗎?當然是要去拿給你啊,不會動點腦是不是?急什麼鬼啊!噢對了!能麻煩你一件事嗎?」

黎霜在說完話之後展現一個非常淺的微笑......

「請你不要笑的如此之燦爛!現在雖然是三月,雖然太陽沒有七、八月那樣熾熱,可是這裡正好是太陽升起的東方。你那撮金毛加笑容......很亮、很閃、很刺眼,並且極度的難受!」

少年聽完霎時傻眼,隨後看著少女往教室方向走去的背影數秒之後才回過神,邁開他的步伐跟上前,同時小聲嘀咕著。

「......明明你的銀髮比我還要亮的說。」

黎霜聽見時本想一拳打下去的,但是總覺得這麼反駁也沒什麼用,甚至可能會沒完沒了便就此作罷,取而代之的是她加快腳步走進教室伸手拿起那個不屬於她的書包轉身之後......

「靠你嚇誰啊!」

黃瀨在黎霜身後不到二十公分的距離,這樣子不被嚇到也有點困難齁?

「進來幹麻?」

對這問句黃瀨勾起笑容:「我也是這班的喔,既然認識了就坐一起嘛!」

說完便拉開黎霜隔壁的座位,而某霜則在一旁看著少年從容的舉動,頭疼的邊按了按太陽穴邊坐了下來:

「衰運不止啊我......」

「......」


【光之語】
讓各位久等啦!雖然不是原創,不過也終於有點進展了。
現在就是努力修稿然後不定時的更新。
各位在看完文章以後有任何感想意見都可以下方留言給我回饋哦!
感謝!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光と影✝真と偽✝夢の交界點

玄凜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