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
※本故事為小說《黑館》之同人
※角色形象崩壞有
※微腐畫面注意
※各種依照原設定之突發惡搞
※笑死腹筋不償命,需紙巾遠離飲料
※看完後務必小心機密洩露保護好你們的性命安全
以下正文

○○

「嗚哇~終於殺青了!」
頂著一頭金黃色短髮的幽剎冽‧銀伸著懶腰,用一灌輕鬆的口吻與一臉愉快兼「解脫了」的表情對著那與他相處時間真的是說長不長說短也沒短到那兒去的友人。

「阿銀,還有二期。」
顯然,一旁正在整理劇本的友人--奧雷特‧修絲毫不覺得有多少時間能休息,完全感嘆不出所以然的潑了阿銀冷水。

「唉呦,你個沒良心的傢伙,就不能讓我快樂一下嗎?」被稱為阿銀的青年雖然說出來的話語應該是非常無奈甚至不怎麼爽快的,但是他卻依然是用那種輕快的語氣......
「開心點嘛,反正離二期還有點距離,笑一下啦!」

就連在戲裡面你也出場的時間有九成都是這副面癱臉,都殺青了給點福利應該不為過吧!

可惜當事人絲毫不這麼認為,直接轉頭瞪了阿銀一眼,這瞬間的氣場連旁人都能隱約感覺到這眼神的交會沒有曖昧,有的只有「你給我閉嘴,吵死了」的煩躁,害的阿銀只好聳聳肩就此作罷。

「你這個中途就幾乎沒出場比我們早不知多久就先殺青的傢伙是在累什麼。」
密格爾‧影一邊整理自己的軍裝,一邊冷眼看著兩個勉強算同事的共事。

「對咩!你都不知道你在那裡罵店長只會關機的時候,我們工作人員拉你的鋼絲拉的多辛苦!」
某位工作人員聽著他們的對話都忍不住出來哀個幾聲,想當初這鋼絲是幾個人在拉的他還在上頭亂搖!超難控制就算了還因此NG好幾次,他不累我們都累了好嘛!

「呃......那不是重點啦,我們去喝一杯慶祝一下吧!」
阿銀無視這一隻一長串不知串到哪裡去的冷諷,外加另一隻不知道不爽多久的落落長牢騷,直接切入了自己最想要的正題。

「瀧兒呢?」「公主殿下呢?」

不知道是哪裡來的默契,這兩個打從一開始就戲內戲外都不怎麼對盤的青年居然異口同聲,而且還都是問同一件事。不過修跟影倒是完全不這麼認為,語畢的時候就深情款款...啊不是請不要打我,是目露凶光的看著對方,雖然這樣說好像有點過了就是......

「......她來了還能慶祝嗎?」雖然自己也很想去找她來熱鬧一下啦~

不過她如果來了,眼前這兩個傢伙就會開始爭奪戰了吧?劇裡爭奪不夠連場外也要爭嗎?
重點是不管怎麼爭自己都分不到一杯羹啊!多令人氣憤啊!
而且它們征到最後大概就是砸店的砸店,亂搞的亂搞,對粉紅色情有獨鍾的情有獨鍾.......噢好像不會有最後的狀況來著。

搔了搔頭,甩掉剛才想出來的一連串畫面,決定還是先把眼前的這兩個一臉不滿的傢伙們拖去店裡爛喝比較快,至少比呆在這裡拆人家大樓倒到攝影棚找人賠錢好多了。

「好啦好啦,快點回黑館去喝一杯吧,不醉不休。」
硬是推著兩人上車的阿銀嘴腳勾起了一抹笑意,不知這笑容後面打著什麼奇怪的事情。

○○

今天黑館的門上掛了個牌子寫著四個大字--「本日閉館」。

原因嘛......
就得去問那個不知多少年前被友人因緣際會下抓到地球,途中抱怨一堆現在又過的很快活,還莫名被冠上副店長稱號的阿銀。
問他今天擅自誘拐他家身價天文數字的惡魔店長進入他的房間,另外還買一送一附贈吸血鬼一隻到底是有何居心。

而這房間的茶几上放著各式各樣的酒類,周圍則是三個年齡相仿的青年並排坐在沙發上,分別是惡魔店長、阿銀、團長,恩?為何阿銀在中間?
絕對不是因為他是這房間的主人,而是因為他如果不安分坐中間負責協調的話,他的房間可能會在這一夕之間被火燒外加遭雷劈,而且身為加害者的某店長還可能要求他自己出裝潢費。

「那麼,就開始慶祝吧!不用客氣不用客氣。」
阿銀高舉著手中的酒杯作為這個「Men's Talk」的開場白,然而,就在準備一乾飲盡的時候,卻聽到一旁的惡魔店長冷不防地送他一句:

「擅自拿店裡的酒的錢從你薪水裡面扣。」

害某個人轉過頭直接噴出他口中的紅酒,咳了幾聲之後以「你一定要這麼掃興嗎」的眼神瞥向惡魔店長。
只不過......他好像忘記他是坐在正、中、間的人了齁?轉過頭雖然免去了那個潔癖超嚴重的某友人的危機,但取而代之的卻是......

「你對本大爺幹了什麼!」

這沒有事前彩排過的突發狀況,搞的某團長就這樣毫無防備的被噴了一身酒,連那美豔的銀灰色秀髮都遭殃成了酒紅色。正常人光是無緣無故被噴飲料也會感到無奈吧?更何況是這位自尊心超強的團長大人呢?這狀況除非因為對象是他的公主殿下,否則他絕對試不爽到了臨界點,不然他就可以直接把名字到過來寫了是不是。

何況這狼狽的樣子至今為止幾乎不曾有過,就算是跟某店長打的不可開交也還沒這麼悽慘,至少對方也掛彩而不是自己單方面悲劇啊!誰知道現在就被這麼簡單的一口紅酒給毀了?!

這可真是越想越氣,影的身上泛起了一絲又一絲紫色的雷電,明顯就是準備要贈送阿銀一計比皮○丘的十萬伏特還要威能的雷電術,臉上寫的擺明了就是「本大爺今天不把你電成焦屍就不叫本大爺」,咳,恕我直言,這兩者好像一點差別也沒有來著。

阿銀心中暗叫著完蛋,打算走一步算一步見招拆招之際,卻看見一旁的友人居然非常優哉的在喝著據說是要從他薪水扣錢的酒?!一點想幫忙的意思也沒有,整個置身事外一臉「自己惹出來的事自己想辦法解決」--但是阿銀卻因此想到一個爛招。

只見他伸手拿起桌上的酒瓶,迅速的對準了敵方的嘴。然後二話不說直接灌了進去,這動作之連貫的連他自己都嚇了一跳。

至於那個「攻擊反被攻擊誤」的大團長呢?就在他基於不爽而大叫的時候就這麼被阿銀強硬的灌下去啦,雖說是灌酒,其實也不過一兩口而已,因為其他的全都到了店長的肚子裡啦!

然而團長的臉卻在酒瓶脫離之後店的異常通紅,幾乎與他那天生的紅眼一樣的鮮紅,不僅如此,他的雙眼也從炯炯有神變成了恍惚無神,腳步也跟著不穩了起來,彷彿在跳著什麼舞步似的。
看著這個畫面,阿銀跟惡魔店長馬上就得出了結論......

這傢伙醉了,絕對。

這、這也太誇張了吧!也不過兩口酒而已居然就醉了?這平時威風凜凜的吸血鬼團長大人......怎麼這會兒那些霸氣那些威嚴都在這兩口酒之後消失無蹤了呢?這可該如何是好呀,要是哪天鬼姬發現了這弱點,強制的把你灌醉了以後離家出走了你該怎麼辦呢!雖然她也還不是你的人就是了。

咳,好像聊遠了。

「ㄒ、修,我怎麼覺得頗不妙的......你這傢伙不要自己坐在那裡喝悶酒啦!」直覺還算準的阿銀,總覺得影被灌醉不會有好事,想要找那個也被自己拖進來的人幫忙,結果居然看到對方從剛才到現在,一個人坐在原位不曉得喝了多少杯了!

照理說不是應該要三個大男人歡樂的哈拉打屁聊東聊西,不然聊個女人什麼的也不錯啊!怎麼一個秒醉一個喝悶酒?!這完全跟他的計畫不一樣啊!本來還想說要等聊一聊都喝醉了以後再來橫刀奪愛......好啦,其實也奪不到,就算鐸的到她的人也奪不到她的心啊是不是......
所以至少也想讓他們來個酒後吐真情嘛,像是「對瀧兒的想法啦」、「對哪個友人的想法」之類的不是很好嗎,現在根本就是要保命吧。

「嗯哼?」
惡魔店長根本不把阿銀放在眼裡,只是發出個聲音然後繼續喝著他的酒坐在原地,當然也沒有在意那個正一步一步接近他的影......

正當店長感覺到有人影在旁邊,轉頭還沒看出個所以然的時候,就被那突如其來的人影給偷襲了!站在一邊目睹全景的阿銀驚恐的看著眼前詭譎的畫面,不過驚恐只是一時,受驚之後就是用手掩住嘴,同時扭過頭肩膀不停的抖動著,完全不需要懷疑......

這幸災樂禍的傢伙!

這是被偷襲的修,勉強露出腦袋之後看到阿銀反應的第一個想法。
不過對方笑成那樣也不能怪他啊!雖然惡魔店長自己看不到,但我們這些看得到的都想跟阿銀一樣啊!
不要懷疑你的眼睛!你絕對沒看錯剛才某惡魔被偷襲的精采畫面!嗯?什麼?你說你沒看清楚?那我們倒帶吧!

○○
兩分鐘前......

修看著酒杯中的黃湯,隨意的應了一聲,就在打算看看剛才那個醉人現在是不是已經趴在地上親地板,讓自己可以藉機踩個幾腳以洩拐走他愛人之憤的時候,一抹黑影奪去了他的視野,尚未看清楚那個黑影的主人是誰的時候,一股重量直接押在他身上,整個人還因此倒在了沙發上頭,而且那姿勢還有點不宜來著。

張開藍色雙眸,除了餘光瞥見友人在角落捧腹憋笑之外,就是那因燈光被遮蔽而呈現灰黑色的柔順髮絲,以及若隱若現的面容。
修輕柔的摸著那些長髮,而黑影也沒有阻止他的動作,反而是俯下身伸手緊緊的環抱住了對方。

「......瀧兒。」
「......公主殿下。」

兩個人在彼此的耳邊低喃著,異口同聲的說出了內心渴望遇見的心上人的名字,卻在聽見對方的聲音之時,修幾乎是憑藉著本能打算推開上面的那個人,然而對方卻是越抱越緊......

目睹全程的阿銀此時早就已經不知道笑歪到什麼地方去了,而沙發上的兩個人是誰呢?

正是那個擁有這座飯店所有權兼阿銀好友的修,至於另一個嘛......

想也知道瀧兒怎可能會在這時候出現,還莫名其妙的稱呼惡魔店長為「公主殿下」呢?就算她想這樣玩也沒那個膽呀!

那個擁有柔順長髮的人,不用解釋了,的的確確是那個軍裝跟頭髮都被酒浸濕,臉上充滿醉意平時威風凜凜霸氣無邊的耶洛因團長大人。

嗯,事實證明人喝醉了以後什麼事都幹的出來,亂抱認錯人還真是有損形象啊,各位客官,記得以後評估好再跟人拼酒啊,雖然某個紅眸的青年是被強灌的就是了啦。
啊,又扯遠了,回來回來......

「怎麼是你!瀧兒呢?沒事抱我幹什麼?把瀧兒還來,她才不是你的公主殿下。她是屬於我的,不僅是我的員工還是我的女人。」

修憤憤的、死命的推開怎麼也推不開的影,也不知對方是打哪來的怪力,還是自己不知哪來的原因軟弱無力,而且不知道為何......修的話好像變的不寡言了?
阿銀聽著修的抱怨突然笑不出來了,而且還有那麼點慶幸自己沒把瀧兒邀請過來,不然可能就要上演一些八點檔常出現的「你爭我搶、你推我拉、你要我還不想給你」的芭樂戲碼;同時也很慶幸自己剛剛不是在喝酒,不然一定又會再噴一次......

哪有人趁亂告白的!

不過他完全沒有想阻止的打算,只是勾起了一抹笑意饒有興趣的坐在對面,手上拿著酒杯看戲,畢竟要知道平時能看見修喝醉就有點難得了,現在還外加了影這個一杯醉的湊在一起,不好好欣賞一下豈不是太可惜了?

不過這念頭在下一秒就消失了,本來還想說應該只是兩個大男人上演「你抱我不給抱」的詭譎畫面,誰知道某隻吸血鬼居然張嘴露出了那不知是用哪個牌子刷過的白帥帥尖牙,有眼人看了就知道這傢伙想要咬自家店長大人哪!

想想自己在這種狀態下也不太可能去強硬的把兩人扭開,畢竟就算想救人也要先保住自己的命啊!要是一個不小心,他搞不好會因為一個舉動導致兩個酒醉的像殭屍的傢伙搖搖晃晃的一起攻擊自己,所以咧,基於保命措施阿銀直接二話不說的開口說了一句話。

「诶?瀧兒美女,在這三更半夜來我房間是想搞偷襲嘛?」......這樣應該能釣到人吧?

果不其然,一切如預料中進行,兩個「願打不願挨」的傢伙聽到關鍵字之後,馬上停下手上動作跳起來轉頭看向門邊,打算迎接那個各自心中的愛人,可惜啊,換來的卻是一場空。

傳聞中,人在希望破碎的時候總是會想找那個給予希望的傢伙吃苦頭對吧?既然如此這沒了威嚴的團長跟少了冷酷的店長理所當然會再轉頭看向罪魁禍首,準備給對方來個教訓了不是?

俗話說的好,敵人之敵即是友,現在用來形容惡魔店長跟團長大人真是太適合不過了,兩個人一臉不悅的看向了那個給予他們希望的元兇,一個身體併發出紫色的雷光,另一個則是紅色的火光。

再笨的都知道被其中一個打到都不見得能完好如初見到隔天的太陽了,更何況是兩個一起來啊!姑且不論要裝潢費什麼的,現在連保命都難了還談什麼錢跟房間!

就在兩人準備發出攻擊的時刻,門卻被不知哪來的誰給踹開了,三個人同時扭過頭看到的人即是有著暗紅色短髮的狄聿哥。

這狄聿哥一進來就被這場面給震驚了不少,尤其是看到自家狂傲自大的團長此刻居然紅著臉看著自己!天啊,有木有這麼誘惑人,啊錯了,是有沒有喝的那麼醉啊!

從殺青接到團長電話說要去跟人喝酒的時候就很不高興了,本來想說團長打電話給自己不知道是什麼重要的事,結果講話的居然是那個白羽皇族的二皇子!可惡啊,連他都沒用過團長大人的手機了,那個皇子居然這麼隨意的就用他的團長的手機打給他,這怎不令人氣憤啊!

眼神流出的全是暴躁及不滿,一個箭步就走到影的身前,而後者則是在對方來的時候整個人抱了上去,抱就算了,竟然還接續剛才要對修做的事,一張口就毫不留情的咬在狄聿哥的頸子上。

而這奇異的舉動當然也被阿銀給捕捉到啦!想不到堂堂耶洛因團長,居然是個一杯就醉,醉了還會看人就抱,抱了就想要的人。這種有趣的情報怎麼能不記起來呢?與自家店長喝醉之後就會增加說話字數相比,這有趣太多了啊!

「誰讓你們碰團長的!能跟團長喝酒的只有我狄聿!」

......天啊,這是怎樣恐怖的佔有慾啊,你還讓不讓你家團長大人結婚生子啊我說!噢不,密格爾家族要絕後了啊......等一下不要打我這編劇啊大人!

狄聿哥藉著團長把他當樹自己化身為無尾熊的時候,落下了這句其實也不怎麼狠的狠話就連同團長一起離開了阿銀的房間。

少了一個人之後,阿銀還是要面對那個一天裡有半天會碰到面的大店長大人啊啊啊!

「修,我看你也喝醉了不如我陪你回房吧......」然後讓你忘掉今天的所有事情!

「誰跟你喝醉,你才是全家都喝醉,拐了我的瀧兒毀了我的飯店,還借肩膀給那個小女人哭泣,背著我發誓再也不愛我,你說我哪裡喝醉。」

這一大串的話搞的阿銀默默的按起了太陽穴......

你說的四條裡面只有一條是我啊!既沒有拐了那個小女人,飯店也不是我毀的,毀的人剛被架走了好嘛!發誓不再愛你的就更不是我了啊!

看來還是先強制把這個有點話多,還神智不清自己隨性的竄改記憶的店長大人弄昏好了,等弄回了房間再想辦法解決或許比較快,至於剩下的嘛......等他醒了再說吧。

下了決心的阿銀直接不給對方有機會反應就施了咒術讓自家的店長大人昏過去了,之後則是扛起惡魔店長用瞬間移動把人給送回房間,其他的事情就明天再管了吧,雖然想要問的都沒問到,但是卻看到不少不錯的畫面,所以也還算滿有收穫的。

阿銀把自己房間整頓好之後就倒頭睡去了,此時的他完全沒有考慮到自己在隔天會被一隻惡魔和一隻吸血鬼聯合追殺,而且還是聚在他的房間,兩股力量併發以及自己反擊的力量全部合在一起的結果就是自己的房間炸掉,並且在重新裝潢的幾天被下令只准睡在倉庫外加裝潢費自己處理等等的悲劇......


【完】

【光之語】
重新修了稿子,原稿在去年的11月初就有先行發過了
所以內容還是以未出版107的版本為主
修改的時候有增加一些東西,希望各位喜歡
有任何感想與回饋,都歡迎在下方留言處留言給我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光と影✝真と偽✝夢の交界點

玄凜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家霈
  • 哈哈,超好笑的,整個徹底笑慘~~光哥你太厲害了!寫的真好,好多的吐嘲哦…
  • 感謝你喜歡哦XD

    玄凜光 於 2014/06/10 12:4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