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
※本故事為黑子籃球之同人
※配對為奇蹟世代全員→自創角色
歡樂向正常向腐向一次滿足(?
※角色形象可能有崩壞注意
※主軸→欺負黃瀨&全員惡搞路線
※背景是帝光時期→少許高中(預定)
以下正文

○○
「吶吶!不覺得那邊金色頭髮的男生很帥嗎?」
「嗯?哪裡哪裡?呀--真的!」
「好像模特兒呢!」

「欸,他隔壁那個是男生還是女生啊?」
「女的吧!她穿裙子耶!」
「真的假的?不是男扮女裝嘛!殘念......」

帝光中學某間教室裡充斥著「羨慕、忌妒、恨」等各種視線交雜,以及數位女性七嘴八舌的交頭接耳,而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正是位在最後面那一臉傻樣,不是,一臉燦爛笑容揮著手跟那些女孩打招呼的少年--黃瀨涼太;另一位同樣是輿論對象的,理所當然是被迫坐在黃瀨旁邊、單手撐頭看向窗外的天空,無視這教室一切吵雜的銀髮少女--黎霜。

在這一間氣氛好到無話可形容甚至還飄出粉色氣息的教室裡,惟獨兩個人完全不參予任何談論亦無任何反應,僅僅是坐著自己想做的事。由於行為與其他多數人口的不一致,使他們在其餘人眼中被歸類到了「異常人」。

一位是站立於講台上沒辦法管理秩序,說話沒人聴就算了,連想要大聲喊個「閉嘴」都沒膽量,只能在腦中蹲角落畫圈圈的悲催老師;以及與黃瀨同為輿論對象卻完全不理會外界,一臉淡定面無表情,絲毫不在乎那些盯著她瞧的熱情視線,反倒是一副「什麼事都沒有」的樣子繼續看著外面的風景,不時與手裡的書交替著。

對於少女的反應,黃瀨只能用「新鮮」二字來形容,這真的不是他自戀,而是事實!
從小到大被他這張妖孽般帥氣的臉孔所吸引的人可不在少數,可身旁的少女卻無動於衷,無所謂他的長相也就算了,竟然連自己被八卦也是一副「管他去」的樣子,與其說是冷淡不如說是冷漠更為恰當呢!

正當黃瀨想要扭頭與黎霜搭話的時候,鐘聲卻正好響了。
而她,則俐落的闔上書本走出教室,完全無視於少年的存在。待黃瀨走出走廊的時候,走廊上哪裡還找得著任何一位頂著銀色頭髮的少女?

......瞬間移動嘛這。

○○

本應空無一人的屋頂上,此時多了一位少女平躺在沒有陽光照耀的陰影之下,望著那廣大而無邊際的晴空,不禁低聲嘀咕著:

「不論相隔多遙遠,我都不會遺忘妳,離......你是否也同我一樣正看著這連接你我的藍天呢?」

此話說完,黎霜便闔上了沉重的雙眼打算補一補通宵一夜所失去的精神。然而,老天爺完全被給予他實現祈願的機會,別人都說有朋自遠方來,此時的黎霜卻非常想要打說出這話的先人。為何會這般激動想找先人出氣?原因不外乎就是她聽到了既熟悉又陌生的某位少年的聲音。

「黎霜同學!」

你這隻死金毛到底煩不煩啊!連安靜的午休都不願意給我嗎?

睜開一隻眼瞥了眼站在旁邊俯視自己的少年,隨後翻身並發揮出「老娘不想理你,給我閃邊去」的氣場,但是黃瀨也不是個省油的燈,要說纏人他可是一等一的強哪......雖然沒啥好值得驕傲的。

「不、不要這樣嘛!我好不容易才脫離那個包圍我的人牆耶!」

「有人要你找我嗎?自己要來怪我喔?」

「......好過份。」

「沒事別煩我,吵死了!」

邊說邊揮著手要求少年離開這個地方,接著便將被放在腳旁的書當成眼罩蓋在頭上,而黃瀨只好強忍自己正在抽蓄的嘴,嘆口氣地在原地做了下來,開始了他的隨口問問......

「吃飯沒?」「管我!」

「沒睡覺?」「走開!」

「不讀書?」「閉嘴!」

連續問了三個關心的問句都被無情的話語回拒,此刻的黃瀨雖然不免會感到失落,但卻有種說不上來的喜悅更甚!看著這與眾不同的少女,心裡只有滿滿的不可思議。

「『離』是誰?」

最後,把最在乎的問題拋出來,只見黎霜聽見便猛然起身,狠狠地瞪向黃瀨:

「跟你很熟嗎?憑什麼要我回答!」

怒火來的太突然,導致黃瀨被這句突然起身的黎霜搞得完全傻眼了,眨眨眼看了黎霜幾秒......

「同學,你不能友善點嘛,難得我遇到一個不會用『愛心眼』對我的異性吔!」

「我有拜託你來嗎?何況你找我不過是因為在你的世界我是個稀有生物!」

「咦--可是......」

「前三個答案是:飲料、沒有、不用!最後一個則是『與、你、無、關』!」

霎時打斷黃瀨的話,沒有表情的用厭惡的口吻說完之後,黎霜馬上拿著書快步往門的方向走去,僅留下黃瀨一個人看著地上的「能量補給飲料」,順手撿起來:

「只喝這種東西應該不太好吧!」

嘴抽的嘀咕著,同時想著:

為何沒睡覺呢?又為何不必讀書?

如此思索沒幾秒鐘,他的臉倏地一黑,背景也落下了一堆黑線,吐槽自己:

怪了,為什麼幹麻想這麼多?討罵挨哦!

之後的整個下午,黃瀨看見黎霜的時候,她都是處在一個沒意識的狀態,咳,正確的說是睡死了,並且是熟睡到不醒人事就差沒流口水加打呼了!
也因為睡的太沉,沉到連老師射粉筆拿書敲都不會醒的誇張性,老師也只好認命隨她睡了。
不過也因此連鐘聲都沒聽到,同學都走光了還能瞧見這銀髮被夕陽染成橘紅色的少女依然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黃瀨從外面走進這早該空空如也的教室,卻不意外的看到了一個熟睡中的少女。

我應該搖醒她嗎?可她會不會送我一技肘擊什麼的啊?

少年臉上明顯的表現出「冏」字,腦中浮現各種之後自己可能會遭遇到的百種死法跟頭條字幕,將顫抖的手伸到少女的臂上,還沒開始搖動便已感到了一股惡寒,害的黃瀨不免一陣冷顫。
雙眼定睛一看,便瞧見了一雙寒冷、不帶感情而又帶了些兇狠的海藍色眼瞳正直勾勾地盯著自己,使得少年嘴角抽搐外加直冒冷汗。

姐姐......這裡有一個「般若」啊!低血壓魔王什麼的好可怕啊!

黎霜用力一揮打掉那支鹹豬手,不是,好心好意要叫她起床的手:

「又想怎樣!」

被詢問的少年整個詞窮了。

「啊......呃......我、那個......」想好心叫個人起床也會掃到颱風尾,要不要這麼歹命啊!

黎霜沒有耐心也沒心情等他組織他要表達的句子,隨即起身離開。
當黃瀨也跟著走出去時,走廊卻再一次的空無一人了。

同學,移動這麼快妳還是人嗎?

【光之語】
久等啦各位,如果我是讀者我鐵定也難熬的要死ww
多麼不負責任的作者啊有木有(被打
其實後半段我自己修改的時候還吐槽了一下
「好好一個歡樂向都被你弄成鬼片了好嘛!!」
不過應該沒人被嚇到吧XD

抱歉咧,基於準考生身分外加我不是個很有自制力的傢伙
讓你們在我統測結束前都要兩個月一更苦苦等待
不過如果不兩個月一更的話可能會斷坑啊ORZ

最後,謝謝支持,觀看我的文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光と影✝真と偽✝夢の交界點

玄凜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