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
※本故事為黑子籃球之同人
※配對為奇蹟世代全員→自創角色
歡樂向、正常向、腐向一次滿足(?
※角色形象可能有崩壞注意
※主軸→欺負黃瀨&全員惡搞路線
※背景是帝光時期→少許高中(預定)
以下正文

○○

陽光一如既往普照著,可惜卻是在寒冷的年假;即便再暖和,都還是輸給了被窩的溫暖--銀髮的某少女此時也跟其他放著寒假的同學一起做著假期的美夢,而且是一個「沒有金毛、沒有笨蛋、沒有吵雜」的美好假期。
冷的要死的聖誕節剛過,即將迎來的是除舊佈新的新年,黎霜並沒有要到神社去做年初參拜的打算,原因不外乎是嫌麻煩、很冷、懶的出去,結果當然就是決定一個人在家裡看著電視窩在被爐裡直到睡意襲來。

黎霜還在亂糟糟的客廳,電視甚至也如同昨夜閃爍著,卻好死不死的響起了某個熟悉的聲音。這聲音平時並沒特別的感覺,直至它在這大清早響起令人腦火為止。
『仆とか君とか恋とか爱とか 好きとか嫌いとか また歌うね。』

「......哪隻豬在放假時七早八早的擾人清夢啊?」黎霜伸手拾起手機瞥了一眼螢幕上那串沒見過的未知號碼。

『喂?』
「吶,小……」

對方還沒有把話說完,甚至連某少女的稱呼都沒講完就被掛了電話。

為、為什麼那傢伙會有我的電話號碼?

黎霜十分錯愕的看著那手機螢幕上被自己掛斷的號碼,對於對方打來的動機以及取得他手機號碼的過程完全摸不著頭緒。
然,心未平,客廳的電話就開始播放著音樂提醒自家主人拿起話筒。摸不著頭緒的少女只能硬著頭皮離開充滿暖意的被爐,往充滿「敵意」的電話走去。強烈的睡意也被方才的驚嚇驅趕的一點不剩,拾起電話接聽,馬上聽出了那聲音的主人與剛才的那一位是同一個!

到底為什麼連家裡電話號碼那傢伙都會有啦!我從沒給我任何除老師之外的人啊!

內心的悲催感急遽上升,但是也僅僅只有那麼一霎那。這要是不問出個水落石出,她黎霜就把名字倒著念!

『小......』
「你為何有我電話號碼?」

依然是打死不給對方開口的黎霜劈頭就問出她這幾分鐘下來的疑問。
語氣之平淡的好像是從沒有錯愕過一樣的冷靜,搞的連來電者也察覺不到自己要找的這少女此刻是什麼想法與情緒......雖然本來就沒有猜對過。

『放假前我跟班導要的啊!』
「你是用了什麼爛藉口?」

到底是什麼理由能讓一個教職員把學生隱私透露出去的!

『黎霜同學身體不好,我想多關心她,希望能有聯絡方式......這樣。』
「......」

對方輕鬆的口吻和內容讓某個「被害人」的臉瞬間掉了無數條黑線表示出她的無語。

我的人權呢!還有誰跟你體弱啊!你才全家都體弱啊渾蛋!我在學校哪次表現出體虛了啊老師大人!

黎霜此刻非常的想要到屋頂用力的這樣吶喊來著。

「......所以你拿了我的電話打給我要幹嘛?」
『初參拜要不......』

在此恭喜某隻黃毛在數分鐘內終於被掛了第二次電話,可喜可賀!

但,下一刻,手機的震動傳至手上--一封簡訊。
就在黎霜心想著「那隻黃毛到底鬧夠了沒啊」的同時打開訊息,頓時倒吸了一口冷氣。

『不要答應那傢伙的邀請,我、會、忌、妒!』

倏地衝到窗前看向屋外的巷子......沒人。
房子裡除了黎霜自己也沒有任何人在,畢竟,本該在的人們,都在她年幼住在台灣的那段時間就被帶去遙遠的雲端了。而「她」,再約定之日到來之前,將會繼續在臺灣生活著......那,到底是誰?

少女的思緒被突如其來的門鈴聲強制地拉回了現實,迫使她只好先把一切都扔到一邊開門去了。

這種時間......會是隔壁的芸姐嗎?
自從芸姊知道自己回日本獨居之後,就不時地會拿些東西過來。

內心猜測著下一秒開門時會看到的人是哪位,結果,卻事與願違......

「你來幹嘛?接你案子拍照去啦!」

光是聽少女那平淡又低沉而且隨時都有可能會爆發的語氣,就能猜想到站在她家門前的人--不外乎,正是那個煩死人不償命的黃瀨涼太。

大太陽之下帶著燦爛到不用跟別人秀恩愛就能閃破一堆墨鏡的笑顏,揮著手準備上前與黎霜打招呼。可惜,屋主卻表現出極度的反感,罵了人以後就打算用力甩門、趕客、回床上補眠。
然,門還沒扣上就被一隻大手狠狠的擋住,那隻手的主人不用說也知道是剛才那個笑臉閃死人不償命兼亮瞎人眼的閃亮金毛混合體。


「你們,在這做什麼?」

一道陌生的聲音從黃瀨身後響起,打斷了兩個人即將開始的「搶門大戰」。倆人同時望向聲音的來源處,只見一個銀色短碎髮、略顯妖魅的深邃藍雙眸的少年站立在門口,但是令人訝異的並非是這突如其來的遏止--而是,這個人的外貌。

黃瀨來來回回的看著站在屋內「關門未遂」的少女,以及在身後疑似「進門未遂」的少年,不禁問了一句......

「小黎,妳會分身哦?」
「分你頭啊!我沒那麼『平』啦!」某霜絲毫不懂何謂留情的一拳火力全開地打在某模特兒的頭上。

也因為這一拳把黃瀨打倒在地的緣故,兩個同為銀髮藍瞳的少年少女,中間少了個「人行立牌」的阻礙,雙方都看見了彼此的容顏,皆感覺是在照鏡子般。

少女更是吃驚地差點忘了說話,不過也僅是那麼一秒的表情變化,而少年則是瞠目結舌地看著少女:

「......霜?妳,是小霜嗎?」
「請問你是?」

少年見對方雖沒有承認但也沒有否認,一時之間高興的往黎霜所在的位置爆衝,等後者被對方突如其來的衝刺嚇到想要做反應的時候,早已被遮住了整片視野,硬生生地被撲倒在地。這少年抱著黎霜一臉感動地蹭啊蹭的,而將這一切盡收眼底的黃瀨,除了驚訝就是石化。

我都沒蹭過了你個陌生大哥蹭什麼啊啊啊啊啊啊啊!!

這估計是某黃一輩子說不出口的內心話,至少這瞬間他絕對不想吃第二次直拳。

「不好意思,我不認識你,請你離開。」不愧為面癱女主角,遇到這場合還能這麼冷靜兼無表情。

但是,少年不但沒有放人反而抓的更緊,還附帶哽咽的口吻抱怨著:

「嗚嗚......小霜你居然如此冷漠,我好不容易跟你重逢的哪!重逢欸!」

向來不怎麼對外人有耐性的黎霜這下可煩躁了,使勁推開對方,以海藍色的雙眼死死盯著,彷若要將人看穿似地。

「你到底是誰!」

被黎霜這一吼,少年嚇的趕緊鬆開跳到一旁去,不過也因此終於注意到了被晾在一旁的黃瀨,先是將被自己撲倒在地的黎霜拉起來,而後才站直了身整理服儀。

「對不起失態了,我沒留意到這隻『黃金獵犬』。」

瞥了眼黃瀨,隨意道出的話引來了兩個反應同時出聲。

「哈!我中意你了!」
「這也太過份了吧!」

兩個相似度只要扣除性別即是百分之一百的銀髮少年少女並肩看著金髮的少年,可見,他們完全不把那句抗議當一回事。

「嗯......接續剛才的話題,我是櫻井煌,黎霜的......雙胞胎兄長。」
「咦?」
「蛤啊啊啊啊啊啊啊?!」

看黎霜這破了終年面癱紀錄的反應,顯然地,連她自己也不曉得有這麼一回事。

【光之語】
久等啦!
這篇更新的時候,考學測的孩子們應該已經考完了吧?
辛苦你們啦!希望能有好成果進入目標學校哦!
另外,嘿嘿~新角色出現啦!
其實他的姓氏我改掉了,因為打兩個字比較快,外加一點私心(各種隨便
嘛,我依然還是要努力統測的......大概啦ˊ_>ˋ
然後在這邊要先跟有在看逐癮的孩子道個歉,基於不久前發現逐癮上有時間bug,而且之前對雙子的交代並不清楚,所以將會在原本的第五章與第六章中間插入一個新的篇章,當然我也會在考完統測弄好被審等資料後趕緊碼稿子。
如此白目的作者還感謝各位這般包含(好意思
那麼,敬請期待未來的新篇章,六月見囉:)
(四月停刊一回)

PS:歡迎用ask還有專頁找我呦,有任何在文章上的想法也可以告訴我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光と影✝真と偽✝夢の交界點

玄凜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