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
※本故事為《排球少年!》之同人
※配對為黑尾鐵朗x自創角色
※歡樂向、正常向
※角色形象可能有崩壞
※主軸→親友&黑尾的日常
※背景是大學畢業後的同居生活
 

黑尾鐵朗最近有個難以啟齒的困擾--就是他家女友的生日快到了……才怪,生日這種事情兩三下就能搞定了,沒什麼好困擾的。

 

真正令人困擾的是此刻趴在沙發上拿著平板、疑似正在跟木兔光太郎傳訊息的四宮靜,雖然平常的她也是這個樣子,可最近卻常常頂著一抹詭笑在打字。

長年同居的生活,黑尾其實也已經習慣了,只是最近真的是嚴重到讓人不時感受到一股惡寒,就好比現在……。

 

一股熾熱卻又使人冷到起雞皮疙瘩的視線從沙發上傳來,不用轉身都知道是哪個傢伙又在用一種不知道該說是下流還是猥褻的表情在看他了。

 

「……靜,妳又想幹嘛了?」

「沒、沒有啊,只是在看黑尾君在廚房做什麼而已!」

 

信你有鬼啊!自從上次玩遊戲鬧彆扭最後以我穿女裝收場之後,你這傢伙就三不五時露出這種臉了好嗎!

 

回想起上次玩遊戲打賭,結果四宮打了數十場都沒贏過黑尾一局,最後好不容易開口說出「想要黑尾君穿女裝」,而黑尾也不知道是太餓還是腦袋哪根筋接錯,居然就這麼同意穿上四宮準備的女裝,事後回想的黑尾……只能說內心是滿滿的崩潰啊!難道在不知不覺中自己已經這麼寵她了嗎!還有她的口味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重了啊!

 

「在找有沒有什麼東西吃啊,妳看看現在幾點了。」

「欸?哇啊啊啊!居然已經這麼晚了,難怪木兔說要去吃晚飯……等我一下我馬上煮!!」

 

完全沒發現自己跟朋友聊了好幾個小時的四宮,緊張得從沙發上彈起來奔去廚房,沿路還差點平地摔,所幸被黑尾緊急搶救。不曉得是因為真的太晚了而緊張,還是聊天內容讓她變這樣的。

 

說到煮菜,兩個人剛開始同居的時候,四宮可是連荷包蛋都不會煎的呢!現在卻能做出四菜一湯的豐富菜色,甚至包辦了家裡的三餐,只能說果然人還是需要磨練啊!

 

等待晚餐出爐之前,黑尾習慣性的在客廳看電視,突然感受到沙發傳來的震動,撇眼看了下四宮的平板所跳出的訊息,不看還好,看了不得了……。

 

LINE 新訊息

玄野光:欸,裸體圍裙真的不考慮嗎?

 

玄野光,四宮靜的大學同學,兩個人能聊的東西完全可以說是沒有下限,黑尾有時候還會思考這傢伙是否就是把自家女友帶壞的元凶。

 

現在看到這個訊息--果然就是這傢伙帶壞的吧!

 

果斷當作沒有看見訊息的黑尾,默默地開始轉台,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有趣的節目,順道看看各台節目表,想著待會兒吃完飯可以跟四宮一起看。

 

遂後,兩人先是看著排球比賽的轉播配著晚餐吃,之後又一同坐在沙發看著四宮喜歡的英雄電影才相繼洗澡準備入眠。

 

***

 

「硄啷!」遠處傳來一陣鍋碗瓢盆碰撞的聲音。

 

「黑尾君?」

 

四宮聽到聲音後,揉著惺忪睡眼從床上起來,走出房間看著廚房的唯一亮光,用疑惑又飽含睡意的聲音尋找著嘴上喊的同居者。

但是隔了幾秒都沒人回應,四宮只好繼續往前移動,若不是因為廚房的燈是開著的,對於怕黑的她來說,恐怕就不能這麼安心地找黑尾了吧!只是沒有黑尾的回應這點,還是讓她有那麼點害怕的感覺。

 

總算是走到了廚房,看到裡頭的黑尾讓剛才睡意滿滿的四宮頓時醒了。

 

高大令她熟悉的背影,比往常更加清楚可見的背部,肌肉的線條、肩膀的寬度都清晰地讓她內心的小宇宙差點爆炸。

然而就在她勉強忍住小鹿不要撞死的時候,原本以為黑尾只是半夜起來喝個水所以裸上半身,結果往下一看--

 

那結實的屁股跟因排球鍛鍊出的雙腿,完全沒有任何遮掩的暴露在外,瞬間讓四宮以為黑尾此刻是準備要全裸霸氣飲水,但是更衝擊的還在後頭,那畫面之下,四宮靜可以說是徹底的醒了,心頭小鹿也都撞死了,什麼內心小宇宙大概也都炸完整個銀河系了吧!

 

黑尾君穿裸體圍裙!

黑尾君自己穿了裸體圍裙!!!

黑尾君居然半夜自己穿上了裸體圍裙!!!!!

 

而且那件圍裙是當初想著要給四宮使用而買的,雖然當時不知道為何特地挑了個比較大的尺寸,但對黑尾的身材來說,那布料還是不夠多,儘管能遮的都遮了,但再少個十公分的話,恐怕小鐵朗就要出來打招呼了吧?

 

然而就在四宮的心裏各種噴發的時候,黑尾也注意到了女友的存在,而停下正在切食材的手,轉身走向了四宮。殊不知是太過衝擊了還是已經失血的四宮,則完全像死機一樣定格在那看著黑尾走向自己。

 

「怎麼了?靜?」

「黑、黑尾君怎麼穿這樣?」

「這樣?」

 

黑尾一邊頂著一抹深沉的笑容詢問,一邊伸手捏了四宮的臉頰,這一捏還捏的不輕,但是四宮的注意力已經完全被眼前的黑尾所影響,彷彿整個世界都只剩下眼前這隻穿著稍嫌緊繃、不符合尺寸的裸體圍裙男友。

 

「裸、裸體圍裙什麼的!」

「因為……」

 

隨著黑尾的回答,四宮靜臉上的痛覺開始越來越強烈,但是四宮還是想努力聽清楚黑尾所說的原因,即使被捏到痛得她把眼睛閉上,喊著:

 

「好痛痛痛痛痛!」

「妳終於有反應啦?」

 

嗯?

 

聽到黑尾的這句話,四宮才再度睜開眼睛。這才發現此刻兩人的姿勢有那麼一點微妙。

 

黑尾不知為何盤腿坐在床上,四宮半側的坐在黑尾盤腿造成的那個洞裡(?),頭則靠在黑尾的臂膀上,四宮只要一個抬頭就能近距離的看著黑尾的臉以及那永遠不會整齊的亂髮。

 

此刻的四宮,腦中的疑問可以說不只一個,首先是現在這個奇妙的姿勢,照理說不是應該兩個人都躺在床上嗎?怎麼會在黑尾君的身上?還有剛才的裸體圍裙呢!!

 

「……黑尾君的圍裙呢?」

「妳還沒睡醒啊四宮靜。」

 

黑尾一個無奈的低頭看著懷裡嬌小的四宮,一臉不解的回應著。

 

「可是我明明看到你穿裸……」

「……妳不會是想說裸體圍裙之類的吧?」某人的眼神瞬間死了。

「!!」

「這就是妳半夜夢遊、早上摔下床,把我嚇醒的原因嗎?」玄野光妳這傢伙給我記住……。

 

是的,那個除非犯蠢否則不會穿裸體圍裙的黑尾,正是四宮的夢中所出現的限定片段。同時也因為這個夢,造成了四宮靜在三更半夜搖搖晃晃走出房間的狀況,黑尾還因此被她下床時的震動所震醒。

 

基於這狀態太過不合常態,所以黑尾還打著呵欠跟著四宮的小身子遊蕩了家裡一次,幸好沒有發生什麼突發狀況就走回床上繼續睡了,不然黑尾其實有點擔心這傢伙就這樣給他開門走出去……。

 

儘管回到了床上也沒好到哪去,也不曉得四宮到底做了怎樣的夢,才導致她又是夢遊又是說夢話的,一早還不知道是在激動些什麼,居然就這樣往地板滾下去!若不是黑尾正好進房間,用漂亮的魚躍即時搶救,四宮靜大概也不可能睡到現在了吧!

 

不過聽到了裸體圍裙之後,黑尾瞬間懂了些什麼。

 

「欸?欸欸?!」等等,黑尾君怎麼會知道裸體圍裙?!

「昨天晚上我瞄到了玄野傳給妳的訊息。」彷彿知道四宮的思想般解釋道。

 

慘了,阿光在黑尾君心中的形象大概真的只剩下糟糕兩個字了吧……。

 

四宮在心裡默默的為玄野的人品默哀了一秒。

 

「靜,妳是不是該起來擦擦妳臉上的鼻血了。」有時候黑尾真的不知道他為什麼有辦法跟四宮的腦迴路交往下去,要作夢夢到流鼻血其實是挺不容易的。

 

「呃啊啊啊我去洗臉!!!!!」我無言見江東父老了啊啊啊啊!

 

四宮崩潰著用鯉魚王般彈跳飛奔到浴室梳洗了,可喜可賀。

 

順便一說,幾日後玄野到這倆人的住處玩的時候,完全不曉得為何黑尾一直瞪著自己,最後默默汗顏決定提早離開。

【待續】

 

【光之語】

其實上下篇就算分開食用也沒關係
只是因為是一路寫下去的腦洞
所以就這麼分段了
希望黑尾沒有崩......
如果崩掉了或是其他想法的話歡迎來輸贏(?

, ,
創作者介紹

光と影✝真と偽✝夢の交界點

玄凜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