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
※本故事為《排球少年!》之同人
※配對為黑尾鐵朗x自創角色
※歡樂向、正常向
※角色形象可能有崩壞
※主軸→親友&黑尾的日常
※背景是大學畢業後的同居生活

嗡--嗡--

 

平板上不斷地跳出訊息,然而平板的主人卻還在床上幸福地睡著,幸福到好像可以就這麼一直睡下去一樣。直到熟悉的聲音緩緩傳進她的耳裡。

 

「……靜……靜…………四宮靜!」

「唔……嗯……」

 

四宮靜捨不得地睜開眼睛,半瞇著眼看著身旁叫她起床的黑尾,然後又翻了個身蜷進了被窩裡。

 

「妳要賴床到什麼時候啊?」

 

黑尾無情的把被子抽走,然後兩手往四宮的臉頰上「啪」的一拍,看似狠心力道卻不失溫柔,四宮不甘願地再度睜眼看了那個現在在揉她臉頰的人。

 

「床捨不得我走。」默默地又閉上眼睛用聲音撒嬌。

「預約好的燒烤店不去啦?」

「要!」聽到要去吃好料,四宮靜的精神就來了。

 

今天是四宮靜的生日,幾天前黑尾就預約了一間吃到飽的燒烤店,主要是因為平時都是四宮在煮飯,生日這天不想讓她跟平常一樣還得下廚,應該要好好休息一下的緣故。

為此,黑尾早在好幾天前就跟四宮說生日當天要空下來給他,昨晚才終於跟四宮說了今天的燒烤計畫。

 

當四宮走到玄關要穿鞋子的時候,黑尾卻說著他忘記拿錢包而又跑回房間,明明這不像是黑尾會犯的錯,但四宮還是乖乖地在門口等待。

 

***

 

「這間好好吃!」

「之前就一直想吃了吧?」

「謝謝黑尾君!」

 

四宮靜滿足地喝著飲料,看著桌上被吃乾抹淨的殘骸,在生日這天被自家男友請客吃自己一直想吃的燒烤店,真可說是一種幸福呢!

也因為是生日,所以黑尾並沒有像平時一樣用AA制的方式,而是全額支付這一頓的費用。

 

等待甜點的時候,四宮拿出平板看了下出門前沒有理會的訊息,不外乎就是來自各方好友及家人的生日祝福。

從赤葦及夜久這兩個好親友的聊天窗裡得到祝福,更是認識後幾乎每年都會經歷的事情,並且在他們生日的時候四宮也會反過來祝福他們。

 

當然,也有一些奇怪的訊息--像是「O姆的衣服買了嗎?」、「黑尾應該沒發現吧?」之類的,絕不能讓對面那正托腮看著自己的人所發現的訊息,儘管四宮真的有想過,但還是不太敢這麼任性的開口,所以只好在朋友間的對話中滿足一下自己的小私慾。

 

「您的甜點來囉!」

 

服務員把一個巧克力火山糕放到了四宮的面前,四宮靜看到蛋糕的瞬間眼睛都亮起來了,先是拍了一張照片留作紀念,就馬上放下平板準備品嘗這盤蛋糕。

 

雪白的盤子上,站立著一個彷彿火山造型的巧克力蛋糕,山頂上還放了一球草莓口味的冰淇淋,冰淇淋的上頭被淋了一層巧克力醬,此刻也已經因冰淇淋的的寒冷而乾涸。

 

「這蛋糕是我的哦!」黑尾說著便把那盤蛋糕移到自己面前。

「為什麼!」四宮不甘示弱的伸手拉住,抵抗著不讓蛋糕離自己更遠。

「都吃了這麼多肉了,妳的胃怎麼可能還塞得下蛋糕呢~」

「吃蛋糕跟吃肉的胃不是同一個!」四宮驕傲又理直氣壯的挺胸回應。

「那妳等一下吃不完就不要找我求救了哦!」

「沒問題的啦!」

 

其實黑尾早就知道四宮會這樣回應他了,只是還是想要耍一下眼前的壽星,四宮靜的反應總是讓他覺得有趣,所以常常會這樣子逗她。而且,黑尾完全不相信四宮靜口中的沒問題。

 

黑尾一手拖著下巴,看著坐在對面的四宮小心翼翼的把蛋糕切開,看到裡頭的巧克力像熔漿般流出來而一臉驚奇,彷彿看到了新世界,四宮的雙眼更是便的炯炯有神,猶如有閃亮的星星在她的眼中。這樣的反應讓黑尾得嘴角忍不住地笑了。

 

「流出來了!黑尾君要不要吃吃看!」一臉驚奇的抬頭,把手上的湯匙遞出。

 

湯匙上還有方才四宮靜吃剩半口的蛋糕跟冰淇淋,黑尾也沒接過湯匙,直接把嘴湊過去吃掉殘留在湯匙上的甜品。完全預料之外的舉動,把四宮靜驚得不要不要的,完全沒想過黑尾君會直接這樣子品嚐火山蛋糕。

 

「!!」四宮靜得內心宇宙險些爆炸。

 

「……好甜。」靜怎麼會吃得下這種東西啊。

「會、會嗎?我覺得還好欸。」冷靜啊四宮靜,不就是餵食嘛!平常也做過啊!

 

四宮靜一點也不冷靜得開始猛嗑蛋糕,想著這樣可以多少分散點注意力,同時也希望黑尾不要察覺到什麼。但是,兩個人都同居這麼久了,也交往那麼久了,黑尾又是個頭腦與觀察力皆好的人--怎麼可能不發現呢?只是說不說的問題而已,而且黑尾也挺樂在其中的,畢竟四宮的反應可說是他的樂趣之一呀!

 

不過還沒輪到黑尾開口,四宮靜就先陣亡了。

 

「嘶--」

「誰讓妳吃這麼快啊!又沒人跟妳搶。」

 

是的,冰淇淋這種東西是不適合人類像啃雞腿一樣快狠準的,先不說牙齒是否承受得住,這冰要是吃多了,基本上不論是誰都會頭痛的。此刻的四宮,就是這種狀態。

 

「唔……」伸手喝了黑尾遞來的熱飲才緩和一些。

 

但是某意義來說,四宮其實也挺厲害的,儘管頭會疼,但還是靠這幾分鐘的工夫就把火山蛋糕給吃完了。四宮把頭趴在桌上,過了幾秒,她把頭抬起來,隔著蛋糕得空盤子看著黑尾,這舉動的意思,不用問也知道是四宮的胃已經舉白旗了,不論是裝正餐的那個還是裝甜點的這個。

 

「妳不是吃完了嗎?」

「飲料……」四宮默默的把手邊的飲料用手指一點一點的往前推。

「剛才那個信誓旦旦的說沒問題的人去哪了?」說完還做了個尋找的舉動。

「請當我沒有說過……。」

 

黑尾捏了一下四宮的臉,然後就默默開始把四宮靜的飲料喝完了。

 

確定桌上的食物都被清理完畢之後,也沒了其他計畫。兩人便在附近公園散步消化一下方才的食物,回家前則在超市買了一桶冰淇淋回去。

 

【待續】

 

【光之語】
字數有點多,所以還是分成三段了
最後的收尾還在努力中
平均一篇兩千字
好久沒打這麼多了啊
對話什麼的真的好令人害怕
一個超級怕崩角QAQ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光と影✝真と偽✝夢の交界點

玄凜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