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
※本故事為刀劍亂舞之突發
※刀男x原創女審
※可能微虐
※角色形象可能有崩壞注意
※山姥切斷刀、紀念山姥切
以下正文

**

 

四周布滿了戰爭的氣息,刀與刀碰撞的金屬聲此起彼落。在這戰亂之中,唯獨兩個人彷彿不受這戰火影響般--我呆愣的看著山姥切身上的槍傷。

若不是因為我一時任性,或許就沒有此刻的畫面了……

 

「山姥切!!」

 

在他倒下的那一刻,我用盡全力伸手使他倒入我的懷中。

 

「啊啊……真討厭啊……」

 

「不要!!!」

 

不等山姥切說完最後的話語,受到強烈打擊的我無法忍受地打斷了他,並且閉上了雙眼。

 

**

 

作為一名審神者,在眾多初始刀中,山姥切的樣子是我最為中意的一把刀,在狐之助的引領下,成功使打刀型態的它變成金髮碧眼的付喪神狀態。

超越常理的樣子使我瞠目結舌,看著正坐於我眼前的少年,我無法相信他是個有著幾百年歷史的武士刀,面對我的驚訝,他開口說出了他的迎接與疑惑。

 

「我是山姥切國廣。……那眼神是什麼意思。仿造品讓妳很在意嗎?」

 

「真的變成人的樣子了……嗯?仿造品?我只覺得你很漂亮啊!」

 

「別說什麼漂亮。」

 

雖然說著這樣的話語,山姥切卻慢慢的把頭頂著的白色被子往下拉,遮住自己的表情。比起仿造品什麼的,這樣真實的樣子更得我心。

可是後來,我發現山姥切其實挺愛玩的,至少跟我進入這世界之前,聽到的別家山姥切差的有點多,總覺得他很喜歡耍我……而且大概不是錯覺。

 

「妳在期待些什麼?」

 

指定山姥切當隊長的同時,被這麼詢問了。

這問題就像是為了應驗之後的狀態,去函館對抗溯行軍時一次搞定,成功保護了歷史;後來去了會津兩次、宇都宮三次、鳥羽……唉,別說了,數不清啊!

 

「山姥切,你先休息吧,我請清光領隊。」

 

自此之後,我再沒指定山姥切做隊長了,或許有過,但是我已經回想不起來了。

 

**

 

再度睜開,骨喰拖著傷痕累累的身體,將手中斷裂成兩半的山姥切國廣遞給了我,強制性的讓我面對起了現實,我也開始後悔打斷山姥切說出遺言。

無助地看著出陣的大家,怎麼數都無法數出的第六人,此刻冰冷的躺在我的懷中--以最初的打刀型態。

 

從三条大橋通往池田屋二階的道路開通了,卻是用山姥切的犧牲換來的。

 

若沒有一意孤行地執意要繼續前往到最後,現在是不是就會一如既往的蜷縮在本丸角落偷看我在做什麼呢?

自成為審神者到現在,也有了兩年,山姥切也陪伴了我足足兩年,甚至更久的時光。

 

眼眶泛紅且濕潤,用著模糊的視野看著斷裂的山姥切國廣,再也無法負荷般地倒下了。

 

**

 

隱約間,我彷彿看到山姥切正在向我揮手,驚訝之餘,我趕緊站起身轉頭看看四周。

全白的空間,沒有任何立足點,猶如飄立在空中。倏地,我感覺到正前方有人的氣息;抬頭,瞧見了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身姿--山姥切國廣。

 

「被被!!」

 

我激動地大喊並想衝上前,卻怎樣都無法前進,好像我們兩人之間有著看不見的高牆聳立在那裏一樣。

山姥切的眼神中透露出了一絲柔和,緩緩的勾起了一抹溫柔的笑靨,沒有不久前渾身是傷的狼狽,唯有在本丸時的溫暖以及絕佳狀態時的氣勢。

好像知道我想說什麼一樣,又像是要示意我不用多說,他都明白。但我仍想用言語傳達出去,不論我眼前的他是不是就是我所認識兩年的山姥切,因為不管是與否,我都想對他說:

 

「對不起!都是我的任性妄為,讓你受了重傷甚至是失去了附著的形體!還因為受打擊而打斷了你說的話,明明你是最痛苦的……我、我不是合格的審神者,讓你受苦了,對不起!」

 

用盡全力的大喊,只為了讓對面的他聽到我想告訴他的一切。

然而,他只是繼續笑著看我。

 

「如果可以的話,你能不能告訴我!你最後想說的話!」

 

後悔,我確實感受到了,沒有聽到最後的話語,意外的讓我徹夜難眠,塞滿我整個思路去思考那一段話究竟為何。也不曉得對面的他是否會告訴我,但是隱隱約約感覺到,他會滿足我的希望。

 

「啊啊……真討厭啊……。就算是消失以後,我也會繼續被拿來做比較嗎……」

 

不曾聽過,卻知道這是他的回答,而且飽含著遺憾。

 

「你不會消失,你會一直在我心中,我也不會將你跟未來召喚的山姥切國廣做比較!你就是你,你是我永遠的初始刀……儘管我希望你可以重生,回到我的身邊。」

「這樣,真的好嗎?」

 

山姥切略為哀傷的神情,淡淡地說著。像在告訴我沒必要為了他這樣的仿製品花費心神。

 

「我會再賦予你靈魂的!如果你願意的話……」

「啊啊……真討厭啊……。」

 

山姥切用著「真拿你沒辦法啊」的口吻,慢慢地消失在這雪白的空間中。

 

**

 

「等等!」

 

撕裂地大喊著希望他再度顯現,我睜開了雙眼,環顧四周,大俱利伽羅一臉擔心的看著我,接著用表情示意我看向另一側。

 

「我是山姥切國廣。」

 

「……」驚訝地我看著他,就像兩年前我看著迎接我的山姥切國廣一樣的表情。

「……那眼神是什麼意思。仿造品讓你很在意嗎?」

「為、為什麼……」你明明已經消失了。

 

像是看穿我思想般淺淺地笑了,並且帶著那樣的笑顏,用著只有我們兩人聽得見的聲音,輕輕地說:

 

「謝謝妳,給了我靈魂。」

 


 

【光之語】

因為山姥切斷刀
為了紀念他為了6-2的努力以及兩年來的陪伴
開始構思起刀亂世界觀
以及重新設定審神者--玄野燈
希望未來會有機會撰寫燈的本丸故事
原本想寫虐文
但是好像沒有很虐XD
結局的後續,就任君想像了
但是我能說這就是我後來的本丸,後來的山姥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玄凜光 的頭像
玄凜光

光と影✝真と偽✝夢の交界點

玄凜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